永远在失眠

选择了泪水和爱

那时候我们坐在石礁上。夕阳浸透他的身体,他的皮肤苍白,像和太阳绝缘。空气里有一种与平时不同的气味……海浪的声音也比平时安静。它们和我体内的血拥有同种节奏,浪袭上来,舔湿石礁的一角,又褪下去。我发觉他的头发甚至比阳光更鲜亮。我注视着他,以一种平和又宁静的心情--能看到和他虹膜相似颜色的海。衣服里包裹着的气流不断从领口涌上来,他朝我笑,然后握我的手。他把我掌心的每一处都握满了,那样很舒服。我单纯地享受着这一切,这一刻此处的所有,气味,颜色,声音,他的手指,他允许我享受的、那个温和的笑容。也许是看穿了我。我没有因为这样就慌张,很出乎意料……我喜欢他洞悉我的样子。我转过头,细碎的风缠上头发,海面似乎被发光的网格笼罩。那一瞬间,我最想听他叫我的名字。